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在上苍的阴影下(17)
作者:[德] 乌利…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736  更新时间:2011/7/29 5:56:20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演奏过后,主管马上举行洗礼仪式,由十五个其他信仰的人和十五个基督徒具体办理。新的规程中有许多步骤,比如说餐饮祝福、洒圣水、取教名等,对于那些改宗基督教者来说都是驾轻就熟之事。“异教徒必定是着魔了,他们样样模仿我们。”龙华民常常这样说。他坚信,佛教徒的礼仪都是从基督教那里偷来的。在新受洗的人中还有那两个太监,主管给他们取教名为阿尔希巴德和奈斯涛尔。

  高特弗莉德·金刚刚梳好了辫子,戴上了绣有苍鹭图案的面纱。她穿过房间,手持漆盘,向众人散发祝福的糖果,只见她两颊红润,光彩照人。上帝的客人立即享用起来。只有阿尔希巴德和奈斯涛尔向亚当招了招手,亚当走到他们跟前。他们向汤若望提出这样的请求:将他们应得的一份带回去。“宫女们要我们带些圣餐回去,”奈斯涛尔悄声说,“她们是不准离开紫禁城的。”

  “这可真是一个基督徒的想法。毋庸多说,我们不可忘记她们的身份,她们可是紫禁城的囚徒。如若在信仰上有所进步,你们就有可能作为一般教徒对宫女施行洗礼。不过要想获取这样的荣耀,还得接受一些训导。这些圣餐食品你们随便拿吧,发给那些要求得到圣餐的人。”

  成为施洗帮手的前景使两个公公深感自豪,当他们钻进轿子时,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耶稣会士传教经年,都是通过中间人在公众传教。他们对此有着丰富的经验,中间人犹如其延长的手臂。皇帝的嫔妃整日无所事事,她们对于一种新鲜的学说总有一种本能的激情。第一批嫔妃受洗之后,她们便差人将感谢的礼物送到了耶稣教士的驻地。那些宫女、嫔妃满怀热情地为神甫缝制法衣。为表感谢,神甫回赠了圣珠、圣画和盛满圣水的瓶子。没有多久,这些宫中的女子便称自己为基督姐妹,经常差人把自己的忏悔书送来,讲述自己在泛爱众的途程中所取得的进步。

  在新年的那几个礼拜,亚当和基亚考莫每天都要完成像潮水一般涌来的工作,为的是快速推进年历法的计算。一月底,他们终于可以从堆放杂物的房子里搬出来,人们为他们布置了间明亮的新书房。这里有足够的空间放徐大学士的书,这些书全是徐大学士从历法署的藏书中偷偷弄到这里来的。

  有天晚上他们正在进行基本原理的运算,张焘已经回家了,基亚考莫忽然对亚当说:“你听好了,我有一个疑问,这也许是我的一个愚蠢的猜想。他们总是把一个月分成二十八个星座,为何会这样?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想不通这个问题,怎么正好是二十八?”

  “二十八宿!”

  “是的,你听着!这种宿的划分数千年来实际上是扭曲地划分,还不是相当于西方十二个星座的黄道带。想想看,巴比伦的星相学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了中国,在西方天体划分中来寻找中国纪年的起源难道是不可想象的吗?”

  “这样说来再恰当不过!我不相信,中国人的天文学是建立在对我们天文学的扭曲之上。”亚当大摇其头,“今天张焘先生还把一部古老的着作拿给我看,里面记载着一万四千颗星。中国的天文学知道了一万四千颗星,想想看,这是什么概念!在《大综合论》(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所着)中列举了多少星座?我记得只有一千颗星辰。”

  第二天,张焘不得不对此作出说明。

  “几年以前,有人也有同样的想法。这说来话长,先让我泡杯茶,人一冷就不大容易动脑筋。”他说道,搓了搓手和脸,待一杯滚烫的热茶在手,便坐了下来,“在讲解星宿之前,我首先要说的是,东西方的古典星象学没有共同之处。你们知识丰富,可还需要扩大。执着于古老的西方思维在这里是无法前进的。宿西方天文学家迷惑不解的是,以二十八宿来称谓天空。月亮在其轨道上运行通过二十八宿,所以我们也称二十八宿为月舍。先不管太阳,你们来看看月亮。你们会看到,在与星辰对比中能很好地观察到月亮,这要胜过对光芒万丈的太阳的观察,太阳在白天照耀着各就其位的星球。我们还是说说月亮吧。月亮绕地球一圈是二十九天和六个时辰,这就从一个新月到下一个新月。这我已经说过。在月亮进入北方玄武的神龟之首,或者说是月舍时,就会是一个好时辰,对什么都吉利,这和五行中的木行有关。”

  “这又是某种占卜。要是不迷信呢?”基亚考莫嘟囔了一句,喝了口茶。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