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濮波:有一天我喝着拿铁
作者:濮波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pubo  点击数3068  更新时间:2012/8/15 3:20:02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四个四重奏》提纲

 
 
 1
有一天我喝着拿铁企图与上帝聊天
我在星巴克,上帝在很远的地方
在一杯滚烫的咖啡 馨香四溢的时候
 
上帝在很远的地方 或许在非洲
饥饿的民族那儿 我试图向他道歉
然后说出我一个不能再隐藏的光年计划
 
这是一个梦 然而我一遍遍否定了它
在超市这是一包卫生纸 可我拿它擦拭星辰
在垃圾填埋场我让那些无家可归的镍币 重回人间
 
2
有一天我喝着拿铁企图向他敞开心扉
我不再说那些闪烁着多义的词汇
镍币和垃圾 梦和星辰
 
我会把词还给它们的本义 就像
那天我心情舒畅 剥开一粒粒咖啡豆
看见了深邃的井 可我忘记 向他表白的内容
 
3
我又一次掉入词语的陷阱
我让词语返回故乡的努力是那么的艰辛
我可以揣摩上帝看我的眼睛有多么悲伤
 
我的财富是我的不信 一遍遍擦拭着鞋
我的另一艘船 出海前已经触礁
这是什么意象这么晦涩 这是什么糖一点也不甜
 
4
我喝咖啡而向上帝敞开心扉
那幽暗的门 并不存在过
我喝着咖啡在一个无人迹的荒芜之地
 
寻找着意象的青草 在海边小城
打量一艘没有锚的船 并且沉迷
于越来越多的积压的商品 在荒废的码头
 
5
我又陷入沉思 这经久不息的残局
多年前的一次远航没有返回
多年前的境遇在今天又一次重复
 
我忘记表白的内容 但表白是否不算数
或者表白已经存在 因为我清晰地
记得我拿落地玻璃的反光 点亮了
 
一个远方闪烁的意象 让它复活
在人迹罕至的冰川 我了喊醒了北极熊
我说上帝与我今天有一个约会
 
4
我已经说了 上帝 这个名字
具有和南美洲咖啡同等的阳光含量
然而我不能准确地秤出它们的差异
 
阳光和咖啡 我只知道我喝着咖啡
而巴基斯坦和青海在闹地质灾害
我知道我喝咖啡喝到一半而风将把刮成两瓣
 
5
可我还是固执地想到上帝的造访
我暗度陈仓 修建了悬崖上的栈道
那黑色的路!我不想再走一遍
 
6
有一天,我企图向他絮说自己的故事
我说我目前的工作稳定,家里积攒了两套房子
正在打算第三套贷款,上帝摇摇头
 
上帝没有听见我故事的后半段
上帝听见房子两个字就生气地走了
我没有听见上帝鼻腔里发出的轻蔑的声音
 
这也是我杜撰的,我在背后说上帝的坏话
上帝既然没有来临过,他就说不上离开
他没有自己的住所,也就不会对我说的房子感到异样
 
7
如果是因为他嫉妒我有固定的住所而他没有
那上帝是多么的吝啬啊 如果我仅仅是说出了
他没有的住所因此他生气,离开我
 
那上帝有多么地坏脾气  上帝不会
事实上上帝连这座小城有没有到过
都成问题 上帝压根儿没来过我们周围
 
这是怎么啦 我在谈论上帝
而上帝没有来过 就像我谈论
一个没有探亲过的远方表亲
 
没有,身影没有抵达过小城的沟渠
他的来临是虚构的,尽管他一遍遍
向我承诺说 有一天他会来看我
 
他的气息没有游荡在我们的花园里
他的喷嚏我们无从知道 包括那物理
原理:一个上帝他怎样与民宅发生气息的
 
交流 这太复杂 一个上帝没有来临
而我一遍遍虚构了他的存在
用那多余的碗橱 盛满了他不存在的胃口
 
不对 明明是我的亲戚 来临的一次
想象 而不是上帝 我刚刚摊开的是
我远房表亲的一次子虚乌有的造访
 
这太简单 闻闻那篱笆的分子就可以
知道上帝没有来临过 嗅嗅那发霉的日子
亲戚在山区一个幽暗的小镇 砍竹为生
 
他不需要造访一个杜撰的时代 正像上帝
他没有胡须可我照样用一个先贤的身体
套用了他 我盗用上帝之躯壳 一遍遍——
 
用我虚构的空中楼阁 填补那光年计划
有一天我企图与上帝聊天 而上帝
永远在我的身边 他说了这话 听上去
 
还有点人情味……
 
8
有一天我喝着拿铁幻想与上帝聊天
上帝比我先到 他坐在那儿
而我没有看见他
 
9
我只记得我的手那天剧烈地颤抖
我没有再去上帝流连忘返的太空
也没有再从一本古籍那里获得安慰
 
就这样我愿意我被遗忘
在我说出爱的一半的时候
在我没有说上帝的时候上帝已经返回光家乡
 
10
我说过我不信
上帝他朝我笑笑每当我说这话
上帝这家伙喜欢我对他的怀疑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