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诗人的诗
更多内容
戈丹:《油菜花开》等16首         ★★★
戈丹:《油菜花开》等16首
作者:戈丹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geweidan 点击数:3297 更新时间:2012/8/15 3:06:36

 
 
◎油菜花开
 
这季的油菜花开得尤为灿烂
你牵我手,走过炊烟升起的村庄,沿田间小路
没入大幅油画中
 
天色已近黄昏,金子般的亮层层黯淡,聚成的小块黄
从我们头顶移到身后,停在
最末一株油菜上
你的脸像被漆上圣洁的釉,离我那么近
仿似梦里,却又那么真实
 
——一直以来,我们都曾在春天的阳光下迷路
所幸的是,在傍晚,落日前
终于找到彼此,一起守护
这最后一束金黄,直到黑暗降临于你我
 
 
◎我的心
 
我们并排躺着。像两个饱受煎熬的亲姐妹。
更长时间里,甚至听不到你的跳动声
你微弱着,仿佛进入休眠期
铁锈的身子,似曾受过巨大的打击
再不肯动——
那些愉悦针尖般颤栗。
鸟儿欢叫,孩子们嬉戏,暖风从窗口吹送
这些都不能惊动你
你依旧沉默,像从我身体里出走,拥有另一个
 
 
◎冬日登高
 
风穿林过叶,冬天的巢,鸟声空出
一小撮暖阳,淡淡涂抹
旧屋前那块空地,藤椅里埋着白发老人
我们所为之努力的无非是山顶一片晴空,一个
极目远眺的视角
不再有惊喜,但也不再有险境
随行的人越来越少,最终
只剩你我
往上,再往下
抵达那个既定的终点还有一段长路
慢慢走吧,拽紧我的手
那里,竹绿草长,黄叶铺脚
野花在寂静处摇曳
那里,夕阳和土地的呢喃,将
永远伴随你我
 
◎我的车站
 
它应该位于交通要道
离心脏最远,动脉最近
在它四周,绿色覆盖四季
细流在田间蜿蜒 走远
在我的站台,只到达一个班次的列车
不定时,也不知起点与终点
它们只是路过,在黄昏的暗影里,徐徐慢下。
下车的人,往往不多
他们迎面而来,那些面孔
有些早已淡漠,有些却记忆犹新
当我认出,并大声呼喊。他们已匆匆而过
也有听见,转过的脸,如黑暗中蓦然开放的花
明亮却淡漠,很快地
被人潮簇拥,且走且远
空寂的站台,独留我,在无边的黑暗中
被往事的风汹涌,经久不散
 
◎淀山湖记
 
凉意被秋风吹起,堆积在沿湖小路
防风林阻挡,湖水波澜不惊
——至今未识其面
被秋夜的冷纱笼罩,小木屋湿冷的地气
即便两个身体再怎么紧贴都无法取暖。
那时,我们只懂得从别人身上
汲取暖与爱。仍清楚记得
次日凌晨,薄雾散尽后的淀山湖
是如此澄澈宁静,映照彼此的心
 
◎时光铜镜
 
那年,我背着行囊爬上松赞林寺最高处
所有尘事,随风
当我推开丽江古老幽静的木窗
雨打芭蕉,一声声
融我入浮光,成掠影
 
那些漫漫长夜
我仿佛只能走,不能停,黑夜跟着
幽灵般敲响每一条街每一块青石板,回声
旋回往复,漫无边境
 
一盏黑暗深处的灯,止住我的奔波
它独独照亮我,为我拾补那些摒弃了的爱与日子
我静静蜷缩于它的庇护下
暖意蒸腾,融化我
 
 
◎歌声嘹亮
 
或许,是从夜里开始唱响。
三月的草原,寒意还沾在衣襟
目所及,苍穹低垂,白云悠深,青草倒伏
虔诚的身影,是对风的一种膜拜
这个草原的王者,从辽远而来
忽啦啦亮开旗子,千军万马,却没有踪影
只有粗砺的歌声,盘旋低空
——它们对我,还有这低伏的小草有无限疼爱
浩荡而来,却轻轻地
刷子般刷过
我们低头,弯腰,像大地上所有被眷顾的生命
伸展枝叶,低沉地应和
 
 
◎雨水
 
我的房子没有漏洞,可为何渗入
阳光下,她的脸一天天转暗,光芒散尽
擦拭最多也无法挽留
旧时污渍堆积,烙上的印记
比旧苹果腐烂更触目惊心。
早已没有惊喜。灰地板,粉饰我的四壁
我朝夕相伴的亲人,眼看
一天天枯干 起皱,裂开长缝隙
那双无形之手,要从我严密的防守中
欲求欲取
让我像个笨沙漏,一天天漏空自己
却不知晓,漏洞在何处
 
 
◎赤壁怀古
 
多么清冷啊!
当我赶来此地,硝烟早散尽
那轮落日搁浅
江水滔滔,守望的那艘旧船,不是等运筹帷幄
草船借箭。等那场东风
渡这半江瑟水,朝两岸的平原青绿去
这平原,不是战场
来的人即便雄师百万,也不为征战沙河
只为,看一眼这江水,慨叹一番
“英雄们,俱往已”
只吟诗作画,结草为庐,品一口小茶
翻山越岭,终寻得那块被落日烤焦的赤壁
 
 
◎春,小芝
 
布谷鸟邮差的信件早已送抵,我却迟迟未动身。
三月三,春正长,溪水回暖,柳枝初吐绿
一阵风,心也生绿
从沉睡的俗世中抬眸,大罗山含蓄蜿蜒
小芝曲绽嫩黄的裙裾,青草无畏
没过玉白石阶
一声鸟鸣,隔断楚河汉界。对岸,人影
山林中若现
这岸,一群诗人,就一江西流的碧水
或吟或颂,仿若宋唐的闲散
而我,目光越过小溪 对岸的麦田
指向半山腰的那一缕炊烟
散淡,如我深处的呼吸
 
 
 
 
◎植物王国
     
多么愿,你就是那棵水杉,守护我
油菜花般小块的记忆
带我来此,是给我意外的赏赐
生活令我蒙尘,你予我惊喜。
路边的这些紫色小花
我是它们意料中的客人,是这里
经年后的又一员
是呀,走遍千山,我终于找到自己
不是这从高山移植来的娇贵红杜鹃,也不是
那千年屹立的罗汉松。我只是
你植物王国里的一抹绿,一束香
在有风的夜晚,狠聚香气
回溯百二十里,轻轻地侵入你,甜蜜的嗅觉
 
 
◎半山烟村
 
记忆逐渐回来 清晰 浓艳起。
山翠绿 水澄碧 黑油的土地
油菜花半畦 青菜半畦 小秧苗两畦
谁家门口,鲜菜干三行。
这曾是我儿时独有的记忆,土石路
延伸到半山腰,涧水从高处流泻而下
这是我梦里的家园
在城市的夹缝里残喘,小兽般焦躁 无味
此刻,迎于山风
炊烟的气息,深吐细纳
胸中的剑火水般逝去
——半山烟村,不曾远去的美好,永淡于一角
 
 
◎小芝
 
——我愿意成为你,有一双逆转时光的双眸
朴素的倒影里,澄澈如繁花落尽
不需任何修饰,也不迎合谁
只做最初的我,与你尘世中不期邂逅
 
春天只开小朵路边花,秋天散尽爱
冬天更是干皱,沉静
有锯齿的叶片与淡绿的呼吸
如果风不吹,你根本无法看到我的妖娆
那白色裙裾上跳跃的紫色小花
更无法入你的眼
 
有多少人曾为此离开你,但也有多少人为此
爱上你
——那束永远开不完也不败的小花
 
 
◎失语者
 
现在,请将嘴闭起。忘记
它的性感 唠叨 与煽情。
它曾多么热衷于花边新闻 打探
关心一切
一些话由它说出
局势不可挽回,良缘无法成就
——它的过大于功
现在,请闭住。
试着用眼睛传情,指尖说话,甚至唱歌
姿体的语言,空气般释放
愉悦持久地,在一个人的内心鼓荡
心成为一潭清泉,不断地
探寻它宁静的边界
 
 
◎幸福
 
原来幸福就是
当我终于步履蹒跚,慢慢落下
儿子在路口突然回头
并疾速跑回我身边
搀扶我的手
 
 
◎他乡
 
——我是那样地迷恋
乌衣巷还在,旧时紫燕未归
溪水流至,谁家窗下,空摆绣花架
绣活的两只鸳鸯,早已游去
向往的世界
——是你的,却不是我的
旧池塘里的碧荷,废弃草堂边的蚱蜢
摇团扇的阿婆
……
他们全都是你的,全都记得你
少小时嘴里嚼青山楂,被涩酸的一双细弯月眼
至今他们认得你
却不认我,这个旁听者,擅入者
——他乡不是故乡
却将成为我最后居留地
最终,也将记得我,载我入谱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