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诗人的诗
更多内容
臧棣诗选         
臧棣诗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2138 更新时间:2014-3-7 13:47:27

 • 友谊学丛书
 
你来自一个大陆。你身上
有沙漠的影子。无边的寂静
像一张药方,风把它吹到你的脚下。
你不会把它错看成是神的菜谱。
你的拿手戏是制造气氛,
向灵魂提供各种结构。
星期六下午,你会带着一瓶酒
去看望老朋友,而她已经变成鸽子,
居住在树洞里。以前,你从未想过
那么高的地方会有树洞。
虽说每个人都有一个未来,
但是你,不会去主动选择未来。
你想戒掉未来,就仿佛你幽默于
它不能促成一场伟大的友谊。
你把把腌过的鱼翅放在
野猫蹲守的台阶上;它们
有时是两只,有时是三只。
它们的专注使你深受启发。
如此,你用巍巍雪山冰镇我们的孤独。
你咀嚼各种植物的根须,
你表现得很积极,就好像扎根扎对了,
可以不宿命。你租用了
一棵海棠的时间。所以,
你需要每天给我浇一次水。
 
2007.4.
 
 
诺言丛书
 
一旦你丢失了我的信物,
我就会在地下醒来。
 
我的反应很快,也很绝对——
我的毛孔会撬动岩石的偶像。
 
并且我离你只有十米。而你知道
这世上的任何一条道路,
 
只要你走过,它就不会短于十米。
但是,这一生,我要走的路
 
却只有这十米。只要给我一次机会,
月光就会新鲜得像刚剥开的香蕉皮。
 
2007.4.
 
 
最低限度丛书
 
始终都在过渡。每次接触
都好像只是撕去了标签。罐装的生活,
你最好再把它冰镇两小时。
 
不靠加大回味的剂量,
你如何把它和饮料区别开来。
你当然可以这样说:这些柠檬片
 
切得真整齐,风干之后
如同完美的信物。使用它们,只需一两片,
你就会被引入一个安静的角落:
 
那里,带拉链的青春
就像一条眼镜蛇:它盘着粗壮的身子,
抬起的黑脑袋像一个小喷头,
 
时刻保持着对猎物的极端敏感。
这样的处境确实出乎始料,
不过,你不必担心你会被反咬一口,
 
这首诗会尽力保护你,
把危险的关系降低到最低限度。
你真想帮忙的话,就别出声。
 
你中的毒还不算太深。假如能把语言磨得
再尖一点,那么,你的天堂
就是一个你还没钻进过的洞。
 
2007.6.
 
 
小小的水源丛书
 
李子树下,小小的水源
看上去很浑浊。泛起的泥沙
还没有完全沉淀下去。轻浮的泡沫
转着小圈子。枯黄的落叶
漂游在静静的航道上,消极你不忍心
世界还神秘得不够。三只喜鹊
可不理会这一套。它们结伴来到
小小的水源旁。和你我的,完全不同——
它们的饥渴在飞行中产生,
并且,因飞翔而不断加剧。
它们不在乎小小的水源是否干净,
是否适于饮用。它们陶醉于
深浅正合适。一个像是在望风,
另两个则用尖嘴轻啄着水面。
第一轮过后,它们分散到树荫下,
蹦蹦跳跳,像是在热身;接着,
它们又回转到小小的水源旁,
俯下身,尽情畅饮起来。
三只喜鹊里有两只是雄的,我先是
猜到了这一点,随后,一个细节
又帮我验证了这一点。那只雌喜鹊
似乎有点流连这小小的水源——
它是最后一个飞走的。事实上,
它飞走后,又飞回来,转了半圈
看样子像是要记住小小的水源
在大地上的准确的位置。
 
2007.5.
 
 
新自然丛书
 
这是两棵果树:相距遥远,
从一棵到另一棵,需要坐十小时火车。
唯一的风景就是命运,但
你也可以灵活处理。当你到达时,
其中的一棵叫樱桃。它的叶子
还没有完全长大,看上去
就像桑树的叶子。这份相像很脆弱,
却润色着日子的秘密。每一步,
都意味着天真很老练。比如,
当你天真于忘我的辨认,这些树叶
会抚弄空气的纱帘,方便你
及时走进自然主义。那里,
哪怕仅仅是换个姿势,
你也能得到充分的休息。当然,
假如你愿意,小一点的环节
会把你套得更牢。或许,紧绷绷的你
将更胜任那不可能的任务。
快也是你,慢也是你,
一旦觉悟,那滑动的力量
会猛烈地施惠于你的名字。所以说,
给内心的事物取一个恰当的名字
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新名字
意味着周围的环境已得到治理。
这样,当你离开,那另一棵果树
可以叫大白杏,也可以叫山楂。
不。暧昧才不会这么仁慈。
事实上,你的舌头比你的耳朵
要幸福一百倍。自我就像果实,
它对你很公平,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2007.5.
 
 
不怕碰钉子丛书
 
世界是钉子,但是你不需要
这样的勇气。你也不需要
这样的暧昧和夸张。你提着
可爱的小榔头,在世界的面前
晃来晃去。每个目标
其实都很有趣:不论大小,
它们构成了生命的可玩味的部分。
不仅如此,风吹过来时,
一把火摇醒了多少内心的事实。
想不纯粹都不行,这才是
你要过的第一关。不知所终的道路,
也许确实有不少。但是你
也的确访问过不少尽头。
天尽头是一个不错的角色,
它能演到这一步,已很不简单。
而每一片草原都接纳过
无数的尽头。飘过来的歌声里
全是小草在发芽。春天辽阔得像夏天。
在巨大的蓝色旋转中,一队大雁
飞过你的头顶。请告诉我,
你喜欢谜底软一点还是硬一点?
你愿意这个世界晃得慢一点
还是快一点?假如给你机会,
你想当着我的面,还是想独自翻看
世界的底牌?我知道,
你已积累过不少神秘的经验——
你曾把钉子钉在地上,钉进
高高的柱子,钉进厚厚的墙壁,
钉进岩石的缝隙,钉进风干的骨头。
所以你敢肯定:世界不是钉子,
至少,它现在还不是。
 
2007.5.
 
 
反方向丛书
 
从诗中飞出,这些小蜜蜂
拖着一个嗡嗡作响的大袋子,
扑向永久轮回。好久不联系,
好久还真是好酒。一喝,
就是无限清醒。再一咂摸,
就是你还真来巧了。所有的难题
刚刚被反复酝酿解决掉。
所以,请小心对待这些空坛子——
它们是轮回的一部分。它们
把运送它们的大车几乎压散了架。
它们正等待着我们变回去——
它们用空心为我们布置一次
黑暗中的重逢。甜蜜的政治
帮助你回味下一次。无人可及
不丢人。瞧,那边,那些车轮
正被卸下,靠放在树干上——
一个浑圆的睡眠就这样呈现了。
三三两两,蝴蝶不成群,
悠然从桥洞下钻出,像是要去
安慰一个散漫的隐喻。
碧波的说明书翻弄着天意如此。
不认命,才不反讽呢。永动机里
全是如鱼得水,真实得就好像
你也有不愿面对自己的时候。
影子停放在哪儿,哪儿就免费。
影子的平板车性能真不错。
这些被采集的蜜也不错——
你会吸收它们的,就好像
遥远正采集你。你会被吸收得很快。
 
2007.2.
 
 
无边落木丛书
 
无穷不够意思。只顾
躲避你我,借口是
谁让你我不止于你与我。
现在,很多你混迹在
这些冬天的树木里:就好像
林中路最适合擦火花——
干燥的思想往往最容易
屈从声音的诱惑。这几只乌鸦
像是刚从童话的腋下抽出的
黑色体温计。你我当然不会
在同一时刻领悟语言就是水银。
空旷的天蓝蓝延伸着
这些阔叶林的问候。神秘一丁点,
就刺激一大片。很多你我
眉飞现实不够中国,干脆脱衣
在角落里,色舞我是谁。
但是,你还能是谁?
你以为宇宙就没有被抬过?
你以为你我不关下一次
将是烈火。这些落叶是正确的——
它们令政治无形,令政治
回到内心。不过,请看好了,
这是无边的内心。这就是诗。
 
2007.2.
 
 
原味丛书
 
这是西红柿秧苗,这是南瓜苗,
这是黄瓜苗,这是丝瓜苗,
这个,你不太确定,也许是
冬瓜的秧苗吧。这是青椒的秧苗。
这个,你应该看得出来,它是
水蜜桃的幼苗。这是你喜欢吃的
烧茄子的茄子苗。边上这几个,
最好认,它们是向日葵的秧苗。
做这些解释时,你的嘴里
像是有只山喜鹊在跳来跳去。
它们种的是有点密,不过,
它们总会找到土办法,去适应
这样的间距的。它们认命的方式
和我们的不同。当更多的成长
令它们接近我们的期待,你
会在它们身上看到许多小黄花;
续而,会有一些鲜嫩的果实
传递到你的手上,如果你接不过来,
请记住,还有我。还有篮子。
 
2007.6.
 
 
人生插曲丛书
 
美丽的草原上,更多的
是无边的沙砾。而青草,看上去
反倒像标语上的惊叹号。
大地就是标语。不过,
你不必担心会有旅行团
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你的愤怒是一出戏,它已被定了价;
它很容易被人捏在手里,或
放进皮夹中:它就像已卖出去的门票。
甚至结局,很有可能
也被兜售过。只有人生的插曲,
好像还愿意与你分享
我们的好奇心。
只有插曲
好像还这么认真,愿意向你提供
一些秘密的纽带。你不只是
在旅行,你是在跋涉——
你会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区别的。
现在,时间还有点充裕,
你乘坐的面包车一路颠簸着;
干涸的河床上,永恒比风景更逼真,
你会习惯这样的冲动的。
具体的原因,如果你有兴趣,
可以去问问一只灰野兔,
它正飞快地蹿过几乎要冒烟的灌木。
而天空很安静,除了几朵云,
没有任何东西在盘旋,或移动。
 
2007.6.
 
 
奇迹学丛书
 
从无边的黑暗领回
这白鹅。它瘦了,但仍然很肥。
抱它的时候,就好像
你要把一台电视机抬到地下室。
它因你肯冒险而显得
比以前更漂亮。它也很幸运
因为你看上去像是知道
如何走出无边的黑暗。一路上,
它的屁股晃动如活跃的
晚报专栏。满天飞好不正经,
小道消息才不翻脸
你为什么要把它领回来呢。
它这么野,就仿佛
纯粹的自由不可用于
人和人之间的比较。
它是你的可爱的新娘,如果
你愿意等上一百年。或者,
如果你愿意给世界半小时,
它会像一个邋遢的证人,暗示
你和世界已有约在先。一环扣一环
也拿它没办法。给它冲个澡吧,
对它再好一点:把它当狗养,
对它说你对猫说过的那些话。
对它许诺,你的爱天真于
危险的心灵。对它发出更明确的邀请,
这种事,你不会再做第二次的。
 
2007.6.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