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诗人的诗
更多内容
李浔自选20首(2011年1月至6月)         ★★★
李浔自选20首(2011年1月至6月)
作者:李浔 文章来源:http://www.bhgx.net/ 点击数:2209 更新时间:2011/7/14 11:11:39

 动物饲养员

拎着水筒一路自言自语
动物饲养员  没人会理会他在说什么
要有  也是一些只关心动物的游客
他走过一只又一只坚固的笼子
虎在咧牙  熊在散步  鹦鹉在学着人话

春天受够了雨水的描述
但春天  没有一点感情色彩
在动物园里  季节已无关紧要
哪怕是冬眠  也早已成了非主流的习惯
动物饲养员  一日三餐
在虎啸  熊吼  鸟鸣中荤素不缺
他见多了食肉动物  眼神中的渴望
和它们的牙齿同样锋利

一个习惯自言自语的人  一个
不善与人交际的人
他知道食草的动物也有任性的尖角
现在他成了一名光荣的动物饲养员
更骄傲的是  幸运自已没有一点人际关系
2011-4-11


人鱼

那个迷恋鱼刺的人  锋利已不在话下
河边的倒影里有着三三两两的伤害
河在寻找鱼的方向
岸在寻找河的初衷
你的桨划动着无色无味的水声
即使在春天仍然没有乡土气息
鱼一直在游  不会靠岸  不会说谎
上钩的鱼依然跳跃着银色的真话
桥上的过路人回过头来
脸色和鱼肚有同样的色彩
喂  回来  远方没有鱼
那个迷恋鱼刺的人  呼唤也是尖尖的
2011-3-12


伦敦的雾


伦敦的雾有着乳白色的背景
比爱尔兰的绵羊更白
吉米说  不会因为雾什么都会美丽
泰晤士河对岸的历史  不用翻
就知道有种族主义的黄铜开关
美丽会不会有着耻辱
问答是肯定的  会比教堂钟声传得更远

我走在敦伦的街头  吉米一直在我左右
她在雾中的肤色黑亮黑亮
我鸟瞰过中国的昆仑山  哈萨克的草原
瑞士的雪山和英吉利海峡
我有着足够的时间回答吉米
但我没说  没有把竖起的领子放下
我只听见我的脚踩在有二百年历史的石路上

伦敦的钟走得不紧不慢
伦敦的地铁站比街面更明亮
我喜欢雾 绵羊 苏格兰风笛
我喜欢黑亮黑亮的吉米
但吉米要走了  去机场的路很挤
在伦敦我没有历史  吉米说
2011-2-10初八


塞浦露斯没有江湖

那个满脸胡须有着江湖色彩的男人
正在接近海滩上的细沙
地中海的风吹散了很多往事
是的  现在只有阳光  沙滩
有着穿泳装的女人毫不保留秘密
塞浦露斯  热恋中的女人都在椰枣树下
用橄榄油擦亮一个默念中的名字
这是希腊和土耳其眼中的塞浦露斯

被地中海擦蓝的眼睛告诉你
其实 塞浦露斯没有江湖
没有文艺复兴  没有古希腊高耸的鼻子
没有用文化覆盖恋情的事件
现在你会转过身来  告诉江湖上的人物
先用黄铜的剃刀刮光你的胡须
用香槟的声音  分行分段
像诗一样躺在塞浦露斯的海滩上
尝尝被橄榄油擦亮的味道
2011-2-9初七



女理发师

这个男人  坐在椅上
又在镜中直面着你每一个的动作
你喜欢剪刀的声音  简单又轻巧的声音
让另一个人可以改头换面
那个男人的头发真长
譬如清明之后的艾草  失眠中的幻想
这一切一定会让风吹过

这个下午  像一本小逻辑
让你反反复复思考着
长或短  像回家的路  只是时间问题
还是回过神来吧  理发师
尽管你喜欢摩丝或者肥皂的泡沫
结局都会在修剪后干干净净
2011-4-30

  

旱晨的鸟是一滴会飞的露珠

旱晨  你的身体有了淡青的场境
清爽的呵欠  湿润的眺望
窗外的小鸟在公共场所调情
这是我梦中无法拓展的细节
杯里有伸着懒腰的春茶
它们惊讶  猜疑  春是可以冲泡出来的
旱晨的鸟  在远处追随旭阳
尽管你己醒了  是可以想象了
但梦境中的对话还在
“是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是非是磨亮耐心的石头”
这样的早晨是无法安静了
吵吵闹闹的早晨  一切都变了
鸟也是一滴会飞的露珠
2011-2-11



一个自由主义的家乡

在家乡你不是主角  非主角的乡情
粘在皱巴巴的胸前  像菜油一样泛着油光光色彩
老槐树己老了  挂过的钟锈得忘了年代
爬过树的人都有返祖倾向
庄稼不紧不慢结果  鸟飞得忘了什么叫愁肠

远走他乡  磨破脚脖和情感
用车票装订众口难调的祖国
从冷到暖的路途  踢到的全是没头没脑的石子
火车又一次去了远方  远方比你的手指短一些

在家乡你自由惯了  不懂规矩和风水
你不知道  家乡是一把需要磨亮的镰刀
对你来说  家乡是可以吃遍五谷杂粮
让远方更远  面对这一切
门前的一畦香葱绿得你不能自主
2011-3-31



春桃

桃木梳子的主人不在
被春咬过的人 大都在多愁善感
桥像一只只戒子 戴在河的手指上
一付名花有主乐得其所的样子
我在其中 走过江南的桥头
倒影中的天仍然是像你的头巾
蓝蓝的 没有其它意思
春天的桃是有点轻佻
没有主观色彩 没有红彻底
如今我居住的城市
用桃木梳子的人已不多了
面若桃花的人都拥挤在岸上
看一河春水逃之夭夭
2011-3-19



口吃的星期天

昨晚你又看了一遍达利的私密生活
今天没有反光  在街上转了一圈还是没找到初衷
那辆贯穿城市的19路车
绕来绕去把你带到了更陌生的区域
这个历史文化名城  拥有太多的
会写诗会画画会断案的知府
每过一站都会看到他们留下的只字片语

艾米纳姆和周杰伦走遍大街小巷
说和唱  在风中已有了新的江山
你不懂绕口令  但还在街上绕来绕去
街道两边的来路越来越没有头绪了
麦当劳开在臭豆腐门店的对面
女人该翘的都翘了  比肩站着喜欢香水的男人
这个星期天  教堂的钟声溅起一群白鸽子
2011-3-12



老情人是冬季的香蕉

不要再提这些伤心事了  它皮色褐黄
再渴望也不会回到热烈的夏天了
那只香蕉绻曲在冬天  委屈  难言
忘记了朝气蓬勃的样子
其实它只是植物的果实但有过青春
甚至有过人类对它的臆想

现在是冬天  它没有温暖
没有好看的肤色和坚挺的姿态
但世界不会因为它而停止了四季
面对熟悉的香蕉  我不忍遗忘
现在我帮它剥开委屈的外表
熟悉的气息  细腻的肌体
暖昧  实在
是的  它回到了自巳姿势
2011-1-27




沉默寡言的人

你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喜欢坐在没有屋檐的门前
看鸟飞远  听歌换调  转换心思
口袋里有着笔  时刻
都可以写下瞬间的蛛丝马迹
没人的夜晚  你似乎有着洁癖
用细致的手指抚摸床前的每一片月光
生活是宁静的  这是你的日子

你想用沉默压低天空
让水天一色  让话慢慢淌
让满肚的心思暖昧地浮动在叶片上
风吹动的时候可以滚动深远的反光
现在  雾在慢慢散去
经过雾的人  潮湿的场境会脱口而出
你有太多的往事  但你不会说出秘密
是的  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都有一把明亮的黄铜的锁
2011-5-31




旅途的位置

我对面的位置留给了一个生活化的女人
她没有化妆  没有来回走动
她若无旁人地用指甲挤压一粒瓜子
发出的声音很平常  像耳边的风
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在我面前  她和想象中一模一样
她怕热  出汗  和我一样
衣服越来越薄
过着越来越不像样的春天

我坐在那里  窗外的风景充满速度
所有的东西都在后退
看着这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女人
好奇心在前进  陌生却在后退
我知道这个座位有许多人坐过
这是个难于捉摸的话题
等窗外的风景退尽的时候
我会退到哪里呢  不
我只是坐在不能确定位置上的
一脸书面化的情绪  更没有非份之想
2011-5-9





那怕一只吸血的蚊子
飞过万里江山  也不会打动你的心思
你不会看到什么
坐在有风但无光的位置上
让我看见  让我捉摸  让我无事生非
你不是那个拉胡琴的人  没有泉水
没有调  没有名声

我身边有蚂蚁在搬家
有没有姓氏的小草  黄色的裤子
远处有鲜花盛开的村庄
关键是  有被看穿的日子
想到这里  我闭上眼
像你一样紧紧关上门窗
在没有光的时段里
我感觉有一些汗水在慢慢流下
冲走一些灰尘  也打湿了
多年来浮显在我眼前的人
为了这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我睁开了眼  看到的
却是一个被光包围的盲人
2011-5-18




蝶恋花

蝶爬在一朵花上  无言
体内的季节终日没有树叶
流水和它无关  流言和它无关
日出日落的年代只隐在翅膀的花纹里
江山就这样忽隐忽显

蝶恋花是一种习惯
山已远了  村庄更远
迷恋是雾近在眼前
花开花落的间隙
因和果都在慢慢长大

蝶恋花
单相思还没到点灯的时候
蝶恋花
恋还没爬到花的故乡
2011-5-11



失眠的鱼

失眠的鱼  离绿色的叶子有一段距离
离你不觉晓的春雨也有距离
倒影里有善变的天经过  有天鹅经过
更有落雁沉鱼
失眠的鱼  又一次打湿了自己的来路

岸边的台阶知道  水的孤独
都在村里的水缸里被舀来舀去
水游向自己的源头  水磨亮了一个又一个河埠
在喜欢倒影的日子里
失眠的鱼  一次又一次被人敲响
2011-6-3





你蹲在墙角  和凤尾草在一起
阴暗  潮湿  甚至沉默
墙不太高但你不会爬墙
这己经足够了  这也是墙的道理
墙外  有没有方向的风声
有脚步声  更有由远而近的呼唤
由于墙  你被看不见的声音挤在墙角

你一直蹲在墙角  享受着
墙外各种各样的声音
墙不太高  最小的小草都爬在那里
迎着风昂首或者弯腰
整整四十年了  你蹲在墙角
始终被自已的声音吓了一跳:
看不见的声音算不算声音
看得见的阴暗还算不算一堵墙呢
2011-6-7



汉字•书法:  回望


那本书上有你的情节  唐或宋
云在水面流浪  鱼在做梦  
知府都在吟诗作画
不押韵的诗句都成了做饭的引火柴
这不是童话  而是你应该有的历史

你静静地坐在那里
在风中  在树下  在醒目的街口
用整个后背抵抗着三千年的文字
季节在不断循环  也是演变
石榴花终于烫伤了一片绿色
这些场境不用记载  它还会重演

你还有更多的情节  魏或晋
钟繇和王羲之的墨迹至今末干
谁在这些笔划的两岸  
望着源头  看飘浮的残叶顺流而下
还有谁  挥着明晃晃的刀
劈砍着已经刀痕累累的横梁
2011-6-6端午


腹语

你一直不敢面对寂静的湖面
它波动天空的倒影  它的反光
在无声中同样波动着你的眼光
远处是南山  菊  被人看了千年
它灼伤了说话的人  
菊  仍然无声
你一直想说  就一句  真心的话
为了正确表达
日夜都在肚里打着腹稿
这不是为了修辞  也不是胆怯
你只想说不能说的事情
多少年了  你总是走在同一条路上
风吹草动的声音一次次铺在路边
静也是一种感受  它有面积更有速度
你的耳朵休息够了
常常失眠  比针还尖
穿梭在前世和今世之间
够了 用不着嘴的时候
你避开了有着侵略性的风声
紧闭嘴唇  用腹语绕开猜测
说说多少年被嘴捆绑着那句话
2011-6-13


绣花鞋

你的线装书在柜里  桌上  床头
穿插着前世或今生  古汉语韵味十足
而这个春天是当代的  包括雨水
包括被洗绿的由远而近的路
是的  路是人走出来的
可以是浪子  也可以是想出嫁的女子
那个时代没有网聊  只有天意
穿绣花鞋是天意  带着鸯走后门也是天意

有雾的早晨  浪子都会迟疑
都会回望越来越远的故乡
有风的夜晚  小女子都会见红
风掀动了西厢房的红头巾  栲红
我没见过奶奶的奶奶
但认识走出小镇的青石路
想当年  绣花鞋上的荷  青石路上的调
你走的路总是  总是  那么小
2011-6-13


虚构

沿着旧路  我从六月回到三月
雨打湿了幼小的叶子  花还是蕾
在六月看到的场景还只是想象
三月  我的鞋沿上沾满天上的雨水
河里的倒影  桃花却把天挤在河的中央
我想  我只是想过河
我并不知道河的对岸  就是六月


沿着旧路  我从三月回到六月
一路的雨水打湿了二个季节
花开过了  掉了一地
来回走过的场景仍然是陌生的
从三月到六月  我的鞋没有干过
河边什么事都有  有些上岸了
另一些像我的倒影飘走了
我想  我只是过了一条河
我并不知道对岸  是六月或三月
2011-6-15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