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韩东:第三辑:电梯门及…
韩东:第二辑:绿树、红…
韩东:永远的翟永明
更多内容
韩东:第一辑:爱情曲(15首)         ★★★
韩东:第一辑:爱情曲(15首)
作者:韩东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hdytmw 点击数:2764 更新时间:2011/7/14 12:01:01

第一辑:爱情曲(15首)


  •十月
 谁限制了你的美丽
谁刻画了灿烂的条纹
谁在经过——
仅仅经过
 
铁栅后面医院的白墙肃穆
等待探视的季节漫长
谁正在成为背影
轮廓在沉思中瓦解
 
谁的梦没有主人
谁就不再醒来
你在凋零时凋零
你在盛开时无言
 
(1992年)
 
 
 
•猫的追悼
 
 
我们埋葬了猫。我们
埋葬了猫的姐妹
我们倒空了纸袋
我们播撒尘埃
 
我们带着铁铲
走上秋天的山
我们搬运石头并
取悦于太阳
 
我们旅行
走进和平商场
进一步来到腌腊品柜台
在买卖中有一只死猫
 
我们在通讯中告知你这一消息
我们夸大了死亡,当我们
有了这样的认识
我们已经痊愈
 
(1993年)
 
 

 
•横渡伶仃洋
 
 
对历史无知者横渡现实之伶仃洋
会使你晕船,在教科书以外
船尾的飞沫像白孔雀尾巴盛开
曹辉的午饭在他的腹中剧烈地翻滚
而一片白色的药片让我的心平静
中间状态的人在舱内昏睡
马达单调的轰鸣外套古老的涛声
我们的船抚摸着伶仃洋、切开了伶仃洋
浸入其中,漫溢出的海水将两岸淹没
从荒凉的海上驶向未来的城
蛇口的楼影像朝阳升起
 
从珠海到深圳
液体、柔软的路和移动的坟
有时我们停在它的中间
不离一个地方更远或者更近
我们扩展了它但无法结束它
在鱼和海兽的家里
并无礼地立于那里的屋顶
我想到了死,但不是认真的
我的思想更倾向于两小时以后的宴会
所有晕眩的印象都将被抹掉
只留下“伶仃”二字敲击着碗盏
 
此外,我记得特殊环境中与
张文娟小姐惟一的私人接触——
给了她一枚白色的药片
但不是递与床头我妻子避孕的那枚
(“避晕”而非“避孕”)
她接过,咽得也勉强
因为她的胃正呼应着伶仃洋
不像我那么敏感,但有
更值得纠正的痛苦表情
她的红西服也蒙尘、起皱
并手握相当粗的铁管栏杆进入了底舱
哈,白茫茫的伶仃洋也不是爱情的海洋!
 
(1994年)
 
 
 
 
•在深圳的路灯下……
 
 
在深圳的路灯下她有多么好听的名字
“流莺”,有多么激动人心的买卖
身体的贸易
动物中只有这一种拥有裸体
被剥出,像煮硬的鸡蛋,光滑
嫖妓者:我的堕落不是孤立的
我的罪恶也很轻微
她引领着一条地狱的河流
温柔的黑浪就来将我覆盖
 
那坐台女今晚和她的杯子在一起
杯子空了,她没有客人
杯子空了,就是空虚来临
她需要暗红色的美酒和另一种液体
让我来将它们注满,照顾她的生意
让我把我的钱花在罪恶上
不要阻挡,也不要害怕
灯光明亮,犹如一堆玻璃
让我将她领离大堂
 
我欣赏她编织的谎言
理解了她的冷淡
我尤其尊重她对金钱的要求
我敏感的心还注意到
厚重的脂粉下她的脸曾红了一次
我为凌乱的床铺而向她致歉
又为她懂得诗歌备感惊讶
我和橡皮做爱,而她置身事外
真的,她从不对我说:我爱
 
(1994年)
 
 
 
 
•小姐
 
 
她的衣服从来不换
我注意到,它是美丽、肮脏的
它是表姐的
穷人无二件
 
我注意到她身处的店堂、我们分属的阶级
而性的微尘无理智地来往
裸体的必要,比穿衣打扮更简单
服饰比身体更令人羞愧,是可能的
 
“小姐,你的穷
是空缺的财富
你的空虚很实在,脸蛋儿被油腻衬托得更美。”
 
她的青春在搬动桌椅中度过一年
 
(1995年)
 
 
 
 
•微笑
 
 
今晚我穿过城市
在一辆出租车上看见美丽的灯光
看见黑暗的衬里附近皮肤的闪烁
每个女人都很美丽,神秘的微笑
映在我的脸上,成为我的微笑
 
(1995年)
 
 
 
 
 
•火车
 
 
火车从很远的地方经过
你曾是那个坐在车厢里的孩子
远离我所在的城市,或者回来
在黑夜阻隔的途中
 
我也曾靠在床头
等待着你的归来
你也曾向你的父母告假
那假期多长多甜蜜!
 
有时我多么想驶近你
只因受到车轮滚动的激励
一阵风自远方吹来在远方平息
猛烈的汽笛终于变成了柔和的炊烟
飘向我
 
当火车从远方经过
因为遥远所以蜿蜒
因为黑夜所以动听
因为你,使我看见了良辰美景
 
(1995年)
 
 
 
 
•在深圳
 
 
在深圳,他们谈论着物质
有一种隐约的兴奋、隐约的意义
房子、车在那里是不同的
做事在那里是美德本身
高大的物质结构,细微的物质流体
供观赏和呼吸,必需品和奢侈品
“每一件物品都有它实用的价值
每一个面,每一个细节……”
无用者最后被精神利用
 
(1996年)
 
 
 
 
•对话
 
 
“你不会出家当和尚吧?
未来的一天我会去找你
你不会拒绝相认吧?”
女郎戏言挽留我,“还是别去吧!”
 
“我从没想过此去的前途
可我希望你来找我
如果这是我们相认的条件
那就在行走的路上建一座庙宇吧!”
 
白云的山腰,青青的野草
山下走来了我的女郎
寺院以拒绝的姿势等待着
孤立的塔身也为之弯垂
 
“你知道在哪里能够找到我
那高耸的电视塔之东
与追求不朽的永生相比
实际上我只想要你。”
 
(1996年)
 
 
 
 
•爱情曲
 
 
让我们把脑袋互换
比彼此进入要奇妙许多
当我们彼此进入
脑袋并不安于立在各自的肩上
 
我多么爱你!那人说道
提着他的脑袋,捧着他的心肝
这时躯干们纠缠在一起
腰与腰互相粘牢
 
他们得意洋洋地唱道:
我们爱着自身,也爱着对方
从里向外看,也从外看到了里
我们是共同的男人和共同的女人
 
(1996年)
 
 
 
 
•消息
 
 
听说,她要走了
我在想,这对我
不意味任何东西
我们早在三年前就已分手
两年之内没再见面
 
我曾经狂热地爱过她
像一朵乱颤的火苗
现在,触摸这些往事的灰烬
我只感到指尖的余温
 
当我们最后一次做爱
谁都不知道那是最后的
也许,这也不是最后的消息
最后的消息
已经来过了
 
(2000年)
 
 
 
 
•善始善终
 
 
从床上开始的人生
在一张床上结束
尽量长久地呆在床上
尽管不一定睡得着
放松身体,向床学习
逐渐地便有了它的
麻木和淫荡
而它也像我们一样
呻吟或沉默
 
(2001年)
 
 
•月经
 
 
血,在便纸篓里
新鲜的,殷红的
在山顶洞人时代
它滴落在裸露的石头上
新鲜的,殷红的
 
(2001年)
 
 
 
 
•一声巨响
 
 
一声巨响
我走出去查看
什么也没有看见
 
一小时后
我发现砧板
落在灶台上
砸碎了一只杯子
 
砧板丝纹不动
杯子的碎片也是
静静的
 
当初砧板挂在墙上
杯子在它的下面
也是静静的
 
(2001年)
 
 
 
 
•夏日窗口
 
 
七点以后
天色依然很亮
一群老太太
在院子里做操
转动腰身
挥舞胳膊
乐感因人而异
 
窗口的绿叶间
我看见她们在下面
树叶随风轻颤
她们动了又动
像一些果子
东一个西一个
 
(2001年)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