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韩东:第三辑:电梯门及…
韩东:第一辑:爱情曲(…
韩东:永远的翟永明
更多内容
韩东:第二辑:绿树、红果(19首)         ★★★
韩东:第二辑:绿树、红果(19首)
作者:韩东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hdytmw 点击数:3059 更新时间:2011/7/14 12:10:10

第二辑:绿树、红果(19首)
 
•格里高里圣歌

唱歌的人在户外
在高寒地区
仰着脖子
把歌声送上去
就像松树
把叶子送上去
唱着唱着
就变成了坚硬的松木
一排排的
 
(2002-5-29)
 
 
 
 
•投递
 
 
我和你偶尔相遇
情同手足
后来分开了
音信全无
隔着市声喧嚣
有一个寂静的点
投递我心间
 
(2002-7-11)
 
 
 
 
•这些年
 
 
这些年,我过得不错
只是爱,不再恋爱
只是睡,不再和女人睡
只是写,不再诗歌
我经常骂人,但不翻脸
经常在南京,偶尔也去
外地走走
我仍然活着,但不想长寿
 
这些年,我缺钱,但不想挣钱
缺觉,但不吃安定
缺肉,但不吃鸡腿
头秃了,那就让它秃着吧
牙蛀空了,就让它空着吧
剩下的已经够用
胡子白了,下面的胡子也白了
眉毛长了,鼻毛也长了
 
这些年,我去过一次上海
但不觉得上海的变化很大
去过一次草原,也不觉得
天人合一
我读书,只读一本,但读了七遍
听音乐,只听一张CD,每天都听
字和词不再折磨我
我也不再折磨语言
 
这些年,一个朋友死了
但我觉得他仍然活着
一个朋友已迈入不朽
那就拜拜,就此别过
我仍然是韩东,人称老韩
老韩身体健康,每周爬山
既不极目远眺,也不野合
就这么从半山腰下来了
 
(2002-8-11)
 
 
 
 
•雨
 
 
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
下雨是一件大事
一件事正在发生的时候
雨成为背景
有人记住了,有人忘记了
很多年后,一切已成为过去
雨又来到眼前
淅淅沥沥地下着
没有什么事发生
 
(2002-8-16)
 
 
 
 
•断章2002
 
 
你再也不会对着那栋房子哭泣了
你再也不会觉得自己像一个蘑菇从我的身体里长出来了
一切都已过去
短暂得像苹果树开花
我领略了最美的风景
来到蛮荒之地
痛苦和欢乐已不再重要了
————
你可以拒绝我
但不要拒绝我的爱
我可以把自己拿开
愿光线变得更加纯净
那柔和温暖的光淡淡地照耀你
愿我丑陋的影子从你们中间后退吧
————
我生性认真,心中忧伤
想爱一个孩子
直至一生
我想用我的热情融化她心中的坚冰
用我的身体为她遮风挡雨
我想在那间简陋的房子里和她促膝交谈
在床上抱紧她,调匀她的呼吸
但我的存在正是这一切的障碍
————
进入了南京
我熟悉的家乡
灯光多美丽
可我想念远方的那间简陋的房子
那个远离我的人
患难之交已成泡影
风雨同舟无此必要
坚强难免冷漠
自立难免生硬
温柔、关怀和爱意
纯属多余
依然闪耀着冷冷的美丽的光
但已不再是软弱的泪光了
只有武器的幽暗在夜色下熠熠生辉
 
(2002年11月)
 
 
 
 
•读薇依
 
 
她对我说:应渴望乌有
她对我说:应爱上爱本身
她不仅说说而已,心里也曾有过翻腾
后来她平静了,但更极端了
她的激烈无人可比
言之凿凿,遗留搏斗的痕迹
死于饥饿,留下病床上白色的床单
她的纯洁和痛苦一如这件事物
白色的、贫寒的,谁能躺上去而不浑身颤抖?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至少宇宙是满盈的。”
 
(2003-5-6)
 
 
 
 
•无题
 
 
黑暗太深,如双目紧闭
如挖去眼球
寂静使耳轮萎缩
既如此
手脚又有何用?
 
一块顽石之内
思如奔马
方寸之地
冲撞不得出
 
就把封闭的这团献给你吧
使劲地抛出去
击中一条母狗
 
或永不落地
一颗星星发出自己看不见但照耀山川的
无聊的光辉
 
(2003-5-7)
 
 
 
 
•霓虹
 
 
我睡不着,睁开眼睛
黑暗中显出窗户的形状
干脆坐起来,看出去吧
外面的天空灰黑
更黑的是远处的树梢
半空中有一抹霓虹
寂寞地呼应着我明灭的烟头
就像是一行字——
“我爱你”
 
(2003-5-14)
 
 
 
 
•圆玉
 
 
熄灯以后,黑暗降临
稳定之后,有一点光亮
隐约的,让我惊奇
这绿光我从未见过
然后,我的手摸到了一块圆玉
连着它的线绳绕着我的手指
无法追忆为谁所赠
后来想起来了
这收敛的光仍然陌生
不照亮附近的任何物体
幽暗有如盲人眼中的光明
 
(2003-5-15)
 
 
 
 
•一种平静
 
 
激烈变得平静了
就是激烈也无法持久
动荡之后,秩序来临
表面的张力维持住这些油
油,而不是水
集中于这只端平的碗中
不再点燃像血
不再四处奔流
 
(2003-6-1)
 
 
 
 
•天气真好
 
 
天气真好
我走在街上
九月的阳光
以及万物
既美又浮华
 
美得过份、多余
空出了位置
就像和亲爱的死者
肩并着肩
和离去的生者
手挽着手
 
(2003-9-23)
 
 
 
 
•小巷里
 
 
我们走在一条漆黑的小巷里
听见身后的朋友说:
“他们就像一对夫妻。”
二十年前,确有这样的可能
她十八,我二十
男才女貌,彼此有意
后来我结婚了
她也嫁人了
 
如今我已离婚多年
她和老公也分居两地
但我们之间再也没有热望
我在想
无论我们是否曾经共同生活过
走到今天都是一样的
 
我和她走在漆黑的小巷里
就像是对岁月的一个纪念
 
(2003-12-5)
 
 
 
 
•一些人不爱说话
 
 
一些人不爱说话
既不是哑巴,也不内向
只说必要的话
只是礼节
只浮在说话的上面
一生就将这样过去
寥寥数语即可概括
一些人活着就像墓志铭
漫长但言词简短
像墓碑那样伫立着
与我们冷静相对
 
(2004-1-4)
 
 
 
 
•听歌
 
 
之一
 
一些人死去了
一些人消失了
我多么愿意仍然在他们中间
和死者一同死去
和消失的人一道离开
而不是把他们邀请到我这儿
通过这首神奇的歌
到达我们曾经在那儿的地方
说我们曾经说过的那些话
做我曾是的那个人
留下这个听歌的躯壳无所畏惧吧
 
 
之二
 
美好,美好,美好得忧伤了
紧缩,紧缩,紧缩得广大了
无名的歌曲,逝去的歌者
神秘呀神秘,神秘得朴实了
一些话语来到我心间
一个微笑映在我的脸上了
从此以后再无未来
死去和消失的惟一仅有
温暖,温暖,温暖到冰雪的寒冷
坚强吧坚强,直至母亲柔软的怀抱
 
 
(2004年)
 
 
 
 
•在水上
 
 
在水上,看见河岸
草又青又黄
一朵白色的白云
一棵树和所有的树
都那么美
房子不一样,只有
在这里才美
我无限向往岸上的生活
就像我在岸上
向往这条绿水
 
一条水蛇游过来,昂着头
撑船人一篙打在它的七寸上
怎么可能呢
两件事都不太可能
午后的河岸像船一样地运动着
直至落日黄昏
而我在竹排上
像在房子里一样地睡着了
 
(2005-5-10)
 
 
 
 
•同样的故事
 
 
同样的故事
经历过多次
为何还耿耿于怀?
看见它不堪的结局
为何还要奋然进入?
心境不改
容颜已衰
是愚昧还是勇气?
梦想不同的篇章
不同的美丽和神韵
可笔法依然粗糙
急不可待
同样的低劣呵
同样的折磨
人生岂能几易其稿?
即使行将就木
也不能付之一炬
这耻辱长存世间
不肖子续之
 
(2005-12-27)
 
 
 
 
•总得找点事情干
 
 
总得找点事情干
但你干的并不是你想干的
没有谁强迫你
你自由地干着那些不想干的事儿
欲罢不能
欲哭无泪
 
甚至没有一丁点理由
类似于吃饱了撑得慌
有力气没处使
但很快
这力气就用完了
 
什么都不干的空虚完全等同于
终日摸索不停的空虚
前者放任
后者紧张
前者认命
后者荒唐
既达不到目的也回不到起点
 
由于无法抹掉那一切
因此就把痕迹弄得尽量浅些
因为无力深入和洞穿
只有进三步退两步
 
致命的暧昧胜过了你的雄心和虚心
 
(2006-5-16)
 
 
 
 
•很多的报纸
 
 
很多的报纸
一个退休的老头发誓
要把一份报纸的每一个字都读到
已经不可能了
 
报纸铺天盖地
洛阳纸贱
便宜了捡废纸的老太
 
难怪一个职业杀手
关在房子里
不看报十年如一日
培养杀气
 
这事儿也是报纸上读到的
 
(2006-8-29)
 
 
 
 
•绿树、红果
 
 
我不在的时候绿树在那里
然后我走过了它
然后绿树的前面还有绿树
树杈中间有太阳
 
我直视太阳,此刻
它就像红果
因此整个园子都成了果园
 
一些足音纷至沓来
嗡嗡的人声议论着生活
人影如虫蠓盘旋、聚集
金星如一滴大大的清凉的眼泪
 
我仍然在那里
红果已经消失
绿树失色
 
(2008-5-7)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