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诗人的诗
更多内容
白鸦:《在苏州火车站》《或许是个致命的春天》         ★★★
白鸦:《在苏州火车站》《或许是个致命的春天》
作者:白鸦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1237419472 点击数:2229 更新时间:2011/8/21 23:34:47

在苏州火车站
 
◎ 白鸦
 
终于看出来了,这是个安全的国度
没什么活干的时候
他们不慌张,不起哄,不像旧小说里描写的样子
板着一副阶级的脸
或露出英雄模样的激动
他们甚至懒得瞥一眼貌似小广场的火车站
在缺少信仰的空气中
他们说说笑笑,坐着,躺着,蹲着,睡着
候车室内外的每一个拐角
他们在互相剥桔子,递矿泉水,泡方便面
没有人关心喇叭里喊些什么
收音机或电视里,说着“杠杆”,CDS
只能溅起一小块水花的7000亿美金
他们听不太懂。当未来
被另一些国家的人透支掉的时候,他们正忙于
在机器上日夜地制造,制造
只要兑现工钱,只要不没收农田,和自留地
信用那玩意儿崩不崩溃
美元那玩意儿阳不阳痿
无非都是屁事儿
他们相信自己的政府,管事儿的工头,发软的
社会主义,及其手里一阵阵
勃起的中国票子
年关未到,他们卷起铺盖,提前回家
这个季节的火车站
还不太冷,黄牛党还没有那么多,小偷
还没有成群结队地聚集
面对憔悴的保安,他们像一群从容的吸水鱼
排队,安检,把大大小小的蛇皮袋子
扛在肩膀上。抛弃城市的时刻
他们秩序井然,脸色
比历史书上描写的那一种好多了
开车送我的表弟,兴奋地说起他的户口
他媳妇的户口,他女儿的户口
现在还落户在王村
“幸亏没有迁到苏州来,我总算
保住了农民身份”
表弟说,今年,是要出大事的一年
好在中国的农民工
日子还过得去。“钟声
不再为下等人而鸣”
可美国人不这么想,他们说,事情之所以闹大了
是因为把钱借给了穷人
这句话,未必一定是屁话
但中国的事情要是也闹大了,一定是因为
把钱借给了富人
中国的穷人借钱,只是想住进城里
他们的理想很小
只是想买一套房子,安个家
给乡下身为“留守儿童”的子女谋个好学校
一开始,他们没想过买两套房子
或三套,四套、五套
“现在世道变了”
过去,一个叫德罗萨的美国知识分子
一再牛皮轰轰地说:政府干预
只会使危机恶化,监管者笨拙的小手肯定不如
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
他显然看不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
可现在,事情闹大了,资本主义人到中年
浑身发硬,一处发软
社会主义老当益壮,浑身发软,一处发硬
眼看着,资本主义打算吞下社会主义制造的伟哥
德罗萨吓得不敢说话了
可是另一个美国教授,又鬼头鬼脑地发言了:
“长远地说,这场危机
对中国是个好事,如果中国政府处理得好
做出有远见的决策……”
他的话,也未必就是屁话,但他想
让不民主的地方伸个援手
拉一把民主的地方
就像当年,各怀鬼胎的政治弟兄们坐在一起
各搞各的反恐,就象现在
一起搞和谐社会
看样子,中国也真的准备做救世主了
尽管这样做可能会被钉上十字架,尽管看上去
中国也像个泥菩萨
但中国政府关心美国股市的诚意,已经胜过
关心自己的小股民
“有信仰的地方,信用体系
完蛋了。缺少信仰的地方,迟早也要被解构主义
搞完蛋。不过现在好了
搞英雄主义的机会
又回来了”。表弟对我的高论
不以为然:“老表,你那套文乎乎的说教
我不懂,反正我这个王村农民
比你这个苏州移民
心里踏实多了”
表弟慷慨地说,以后,要是在城里混不下去
他就带我一起回到王村
我们就用他的农民身份,合伙承包
一小片荒山,一大片鱼塘
再盖它四五间砖瓦房
我写我的玄幻小说,他和他的小媳妇
再养一个小儿子
反正我们这个国家的树多,田多,鱼塘多
穷人多,人际关系多
就是福利少,产业工人少
他们大多数是从乡下来的,有田,有菜地
没什么活干的时候,就打发回乡下
国家不用怕他们
现在,想造反的已经不是穷人了,那些富人
倒是该防着他们一点
其实农民从来就是幸福的
只是今天,让更多的人也看出来了
 
2008-10-30 苏州

或许是个致命的春天
——给L
 
◎ 白鸦
 
1
 
春天突然就来了
一周前,你的头发上就有青苹果的气味
你笑起来的时候脸蛋绯红
我的窗帘就晃啊晃
我说春天来了
你说,恩
可今天早上的时候,窗台上的巴西木花还没有开放
气温还很低
我就有了一些突然的想法
不过很微弱
比如你胸前的银器
你昨夜把它取下来的时候
叮叮当当
这些天,我有点郁闷
就不去想诗歌了
想想你吧
我总能听见你胸前那玩意儿发出的声音
好像与过去的很多年
有什么关联
可它也许根本就没有声音吧
我也可能想到了宣武门的地铁口
那个旧教堂
就是你经常下车的地方
不过,我还没来的及将旧教堂与鸽子联想到一起
茹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舅舅,北京冷不冷啊
我说比你看见的早吧,我们这里的桃花都开啦
一大早看见的
满山坡的,全都是
 
2
 
茹茹还小的时候
我经常逗她说,好啊,舅舅带你爬到屋顶上去
看看春天长的啥样儿
她说,好啊好啊,要爬那个最高的
可她眼睛里的春天是不安分的
五岁的时候
她喜欢大片大片的映山红
叶子很甜,可以吃掉
她对大片大片的雀子很好奇
唧唧喳喳的
把天空弄的响声很大
可今天,你分明看见了不同的春天
比如我废弃掉的三十多年
凹凸不平
但很安静
还有我酒后骂人的时候,你笑的很夸张很夸张
我弄不明白你啥意思
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过去了
都别提了
以后我就这么混下去啦
来,一起躺在春天的骨头上吧
先想想今天怎么混
好在你的生日看上去很明亮
这是芳香的一天
不过,这也可能是致命的一天哦
你看你艳丽的头巾上
春天安静下来了
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发生
就像今天早上我给你发短信说
春天来了
你说,恩
 
3
 
去年九月的时候,茹茹上大学了
那时侯我们俩还不认识吧
想起来还真有点可惜
那天,我送茹茹去合肥上学
一路上她对我说
舅舅,以后每一年我突然感觉到春天来了
就给你打电话
我说,好啊
看谁先看见春天来了
不过,舅舅可不陪你去爬屋顶喽
以后会有人陪你去爬的
可今天早上我又反复地想
带你也去爬一回屋顶吧
去看看这味道很淡的春天,和它的裸体
可以把蛋糕挂在树枝上
把蜡烛捧在手上
那些鲜花嘛,其实也没啥意思
就随意撒在地上
你看,过了今天你又大一岁了
茹茹也大一岁了
就这么简单地生活,其实还挺有意思的
你看你,越来越迷人了
茹茹也是个大姑娘了
也该有男朋友了
有什么东西值得反反复复去想啊
有人说生活就是一口井
可就算是井吧
那又怎么样
干脆这样吧,过了今天晚上十二点整
我就带你跳进那口井
一起游到海里
 
2006-02-28 北京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20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