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作者:雅克·达…  文章来源:《诗人的春天》  点击数7011  更新时间:2012-8-13 21:32:01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树才/译


他坐下来
他膝盖弯曲
他看见世界
他看见白色的三叶草花
他看见红色的瓦片屋顶
他看见一方灰色的天空
他没看见世界
他就是他自己单独的世界
他可以换个位置
他可以站起来
他可以离开桌子
他可以走进厨房
走到钢刀中间
走到尖叉中间
走到滚烫的平底锅中间
他为自己切下一小片世界
他用牙齿狂咬这片世界
现在他用手指看见世界
他在键盘上算计世界
他写出一个乐谱
这乐谱就叫世界
这是一个G小调的乐谱
又是高调的天又是上升的瓦片
又是白色的三叶草
又是弯曲的膝盖
键盘上的键是黑色的
你可别碰它们
那首诗坐下来
那首诗正在写自己
不要跟那首诗说话
请勿打扰
这不是英语
那首诗是用法语写的
打字机却是德国生产
德国制造
这键盘是阿达莱尔牌
但那首诗是法国的
从那首诗的坐姿
可以认得出来
那首诗不是坐在世界上
那首诗坐在椅子里
我们看见椅子
我们看见世界的一角
但我们也看见椅子
我们主要是看见椅子
这是一把庇卡底人的椅子
这是一把传统的藤椅
这是一把农民的椅子
已经没有农民了
农民宁愿要现代的树脂压成的椅子
统计表是形式化的
农民宁愿要现代的树脂压成的椅子
一张统计表不是一首诗
那首诗是一张假统计表
统计表是一间等候室
统计表等着我们叫它们
如果没人叫统计表不会动
统计表需要一个医生
当心—那首诗要站起来了
统计表得到了治疗
当心—那首诗站起来了
别拽他的腿
那首诗出去了
那首诗撇下那把空椅子
在那首诗的位置上我们看见它曾经看见的
我们看见白色的三叶草花
我们看见红色的瓦片屋顶
我们看见一方灰色的天空
我们看见世界
突然我们看见那首诗经过
我们看见他从他的位置上经过
从他坐着的位置上
他没看见我们
他没看见我们坐在他的位置上
他没看见我们看见他
那首诗在外面
那首诗在窗子后面
我们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
到时候我们会知道的
那首诗回来了
那首诗没走远
我们不知道还有诗从来不走出去
彻底不
永远不
这会形成虚无
那首诗是佣人
那首诗是野蛮的佣人
他不好好呆着
他原地打转
他围着自己打转
当心—那首诗要回来了
那首诗真回来了
他好像透了一口气
他得了灵感
他弯曲膝盖
他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里
藤条喀吧喀吧响
他把手放到键盘上
我们听见键盘的音乐
这太美妙了
我不认为还有比敲键声更美妙的音乐
你听—


雅克•达拉斯(Jacques Darras,1939—),法国当代诗人,翻译家。
1988年起创作一部长诗《梅河》,诗题取自法国北部一条河流。长诗各
部分题为:《我爱比利时》、《您不觉得眩晕吗?》、《突然我不再孤
单》、《唱出的小说》,由伽利玛出版社出版。达拉斯曾任毕卡迪大
学教授,教授英美诗歌。他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诗歌和诗歌的翻
译工作中。1978年创办诗歌刊物《今日》。2001年参与创办诗刊《今
日诗歌》并任主编。他翻译过惠特曼、庞德等众多英美诗人的作品。
2004年,达拉斯获得阿波利奈尔诗歌奖。2006年,他获得法兰西学士院
诗歌大奖。诗作选自《法国二十世纪诗选》,伽利玛出版社,2000年
(Anthologie de la poésie française du XXe siècle, Gallimard,2000) 。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