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外国诗歌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外国诗歌狄兰·托马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策兰(Paul Celan)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阿赫玛托娃(Akhmatova)…
普通外国诗歌艾吕雅(Paul Eluard)诗选
普通外国诗歌奥登(Wystan Hugh Aude…
普通外国诗歌叶胡达·阿米亥(Yehuda…
普通外国诗歌阿特伍德(Margaret Atw…
普通外国诗歌希尼 (Seamus Heaney)诗…
普通外国诗歌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
普通外国诗歌艾利蒂斯 (Odysseus Ely…
普通外国诗歌卡瓦菲斯:城市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 …
普通外国诗歌费尔南多·佩索阿:如果…
普通外国诗歌雅克·达拉斯:诗的位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外国诗歌
更多内容
苏佩维埃尔(Jules Supervielle)诗选         ★★★
苏佩维埃尔(Jules Supervielle)诗选
作者:苏佩维埃… 文章来源:http://shiku.org/ 点击数:3457 更新时间:2012-8-13 21:12:38   

苏佩维埃尔(Jules Supervielle)诗选

苏佩维埃尔(1884-1960),主要诗集有《凄凉的幽默诗》、《站台》、《万有引力》等。


烛焰


在他整个一生
他都喜欢
在烛光下读书
他常常用手
掠过烛焰,
于是他确信
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自从他死后,
他在身旁
留下一支燃着的烛,
但他却藏起他的手。

(罗洛译)


生命赞


这很好,住了下来
在充满生机的地方
并在不断跳动的心中
安放了时间,
这很好,看见自己的手
放在人间
如在小小的花园里
把手效在苹果上面
这很好,爱上了大地,
月亮和太阳,
如同爱上
天下无双的亲人,
这很好,把世界
献给了记忆
如同闪光的骑兵
骆着他乌黑的马,
这很好.使“女人”、“孩子”这些词
具有了容濒,
并给漂浮的大陆
充当海岸,
这很好,轻划船桨
拜访灵魂
以免突然接近
吓坏灵魂。
这很好,在树叶下
认识了影子,
井感到岁月
爬上赤裸的身躯,
这很好,陪伴着痛苦的黑血
进入我们的血管
用忍耐之星
染黄它的沉默,
这很好,拥有了这些词,
它们在头脑中动弹,
这很好.选择不那么漂亮的人
为他们略备欢宴,
这很好,感到生命短暂
又不讨人喜欢,
这很好,把它关进
这首诗里。

(胡小跃译)


肖像


母亲,我很不明白人们是如何找寻那些死者的,
我迷途在我的灵魂,它的那些险阻的脸儿,
它的那些荆刺以及它的那些目光之间。
帮助我从那些眩目惊心的嘴唇所幢憧憬的
我的界线中回来吧,
帮助我寂然不动吧,
那许多动作隔离着我们,许多残暴的猎犬!
让我俯就那你的沉默所形成的泉流,
在你的灵魂所撼动的枝叶的一片反照中。
啊!在你的照片上,
我甚至看不出你的目光是向哪一面飘的。
然而我们,你的肖像和我自己.却走在一起,
那么地不能分开
以致在除了我们便无人经过的
这个隐秘的地方
我们的步伐是类似的,
我们奇妙地攀登山岗和山峦。
而在那些斜坡上像无手的受伤者一样地游戏
一枚大蜡烛每夜流着,溅射到晨曦的脸上——
那每天从死者的沉重的床中间起来的,
半窒息的,
迟迟认不出自己的晨曦。
我的母亲,我严酷地对你说着话,
我严酷地对死者们说着话,因为我们应该
站在滑溜的屋顶上,
两手放在嘴的两边.并用一种发怒的音调
去压制住那想把我们生者和死者隔绝的
震耳欲聋的沉默,而对他们严酷地说话的。

我有着你的几件首饰,
好像是从河里流下来的冬日的断片,
在这有做着“不可能”的囚徒的新月
起身不成而一试再试的
溃灭的夜间,
在一只箱子底夜里闪耀着的这手钏便是你的。
这现在那么弱地是你的我,从前却那么强地是你,
而我们两人是那么牢地钉在一起,竟应该同死,
像是在那开始有盲目的鱼
有眩目的地平线的
大西洋的水底里互相妨碍泅水
互相蹴踢的两个半溺死的水手
因为你曾是我,
我可以望着一个园子而不想别的东西,
可以在我的目光间选择一个,
可以去迎迓我自己。
或许现在在我的指甲间,
还留着你的一片指甲,
在我的睫毛间还羼着你的一根睫毛;
如果你的一个心跳混在我的心跳中,
我是会在这一些之间辨认它出来
而我又会记住它的。

可是心灵平稳而十分谨慎地
斜睨着我的
这位我的二十八岁的亡母,
你的心还跳着吗?你已不需要心了,
你离开了我生活着,好像你是你自己的姊妹一样。
你守着什么都弄不旧了的就是那件衫子,
它已很柔和地走进了永恒
而不时变着颜色,但是我是唯一要知道的。

黄铜的蝉,青铜的狮子,粘土的腹蛇
此地是什么都不生息的!
唯一要在周遭生活的
是我的欺谎的叹息。
这里,在我的手腕上的
是死者们底矿质的脉搏
便是人们把躯体移近
墓地的地层时就听到的那种。

(戴望舒译)


濒危低语


不要吃惊,
合上你的眼皮,
直到它们变成
真正的顽石。

任凭心儿跳着,
即使它终会停止,
它将在隐秘的斜坡
跳动,为它自己。

双手将会伸直
在它们冰冷的船里
而前额宽广
像两支军队间
一片空阔的地方。

(罗洛译)


这海的喧哗……

 
这海的喧哗,我们都在那里,
毛发蓬蓬的树对海是熟稔的,
而那黑马走进海里,直到把肩胛浸湿,
伸长颈子仿佛要喝甜的海水,
仿佛它要离开这沙洲,
变成一只神话中的马远远地
和那泡沫的羊群在一起悠游,
和那悦目的羊毛混在一起,
一句话:变成这海水的儿子,
去吃海藻,在那深深的海底。
但是它一定知道如何在岸边等待时光,
直到允许自己走进那大海的波浪,
把它的希望寄托在必然的死亡里,
把它的头再一次低垂在青草里。

(罗洛译)


林中

 
在一座古老的森林中,
一株高高的树被伐倒了。
一条垂直的虚空
震颤着,形成一根树干,
在那倒下的树旁。
 
当它还在沙沙作响,
找吧,找吧,鸟儿们,
在那崇高的记念里,
你们的巢在什么地方。

(罗洛译)

外国诗歌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外国诗歌:

  • 下一篇外国诗歌: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