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外国诗歌 | 诗人的诗 | 诗人书讯 | 东西文库 | 画册欣赏 | 微博 | 诗人录 | 点此荐稿 | 花开围城 | 
最新公告:     我们梦境的核心是洞穴,世界把它译作妓院。-BY 巴克斯特《秋之书》  [admin  2011年8月22日]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by陀思妥耶夫斯基  [admin  2011年7月14日]        

您现在的位置: 阳光诗网 >> 诗人的诗 >> 正文
热 门 文 章
普通诗人的诗《21世纪中国诗歌…
普通诗人的诗王家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臧棣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罗羽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沈方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哑石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桑克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孙磊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曙光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王东东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白地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张永伟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巫小茶诗选
普通诗人的诗蓝蓝
普通诗人的诗高春林诗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诗人的诗
更多内容
卓铁峰:2009年现代诗作品(词牌部分)         ★★★
卓铁峰:2009年现代诗作品(词牌部分)
作者:卓铁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545 更新时间:2012-9-4 21:45:59

◎品令


现在我如此微笑
这般开怀畅饮
不山呼万岁,不蝇营狗苟
只将太史令中书令尚书令都赶出门去
独留诗人
行令喝酒
苟利国家已三年

 


◎花犯


男儿三十一朵花,收取关山人人夸。这话真好。
本少爷那年满三十,开为花一朵,花名戏虞终身。
花开在江湖,过路行人均不得一见
桃花有疾,如同寡人
秋去春来,如同情人
心有心花开
有红鸾星照在少爷粉白衣裳上面
仿佛正是青春华年。

 


◎索酒


就算隔着一千三百年,昆明池畔的万千柳条
一样能感动多情的诗人
那一日我手持弓箭,行走在上林苑
不为狞猎,只为射出那一箭,破开前世今生
那一夜我想起华清池,想起海外有仙山
不为相思,只为君王,他曾将六宫粉黛无端葬送
那一刻我笔走龙蛇,狂草十行诗一首
不为卖弄,只为充作当年酒资
那一年在大唐芙蓉园,我喝酒高歌,成为狂生
不为寻欢作乐,只为太上忘情

 


2009年7月29日,午后

 


◎醉公子


2003年,某个清晨,有凤飞来,栖在枝头
我备足上好的葡萄酒,与夜光杯
没有七弦琵琶,只好怀抱红棉木吉它
不谈过去,不谈将来
只谈风和月,只大碗喝酒,吟大小李杜
那豪情,林下何曾醉一人
至今思公子,不肯
过江东

 


◎折丹桂


已记不清是哪年
有鸟
有语
有花
有香
凤凰不栖无宝之地
我站在树下
似乎好花堪折
似乎丹桂就是月华本身

 


◎相思引


别来多时,胜似初相知
又是夜夜梦里得见
日子啊,都在指间一天天数着
只待到拨云见日那天
款款温情必将,年年良宵
连相思都是柔软的
如迷神引

 


2009年7月31日,晚六时五十分

 


◎醉高歌


饭后外出散步,路过夜摊
有羊肉鸡翅鱿鱼丝
各类烧烤。六七八九张大桌
摆在路两侧
客人们看到我来了,纷纷
举杯喝酒
我不禁心惊肉跳
逃也似地走了
各位父老乡亲们啊
小弟我暂时,还来不及认识你们
但显然,认识你们的人
有福了
这个市井街头,天是黑的,灯是白的
我本可以试着
学一学赵燕豪杰豪爽模样
击筑唱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
乡父老亲们,你们
你们只管喝酒,不必送我
呆会回家,我还会再经过这里

 


◎玉堂春


上午翻看旧报
读到有某女正值双十年华
携幼弟从云贵山林入广寻亲
在广州火车站
被抢去行囊,以及钱包
跪广场,泥沙俱下
未曾开口心内惨
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看到这里
我想起
曾经有个女子
名唤苏三

 


◎花前饮


我还还还没醉
兄弟,我我我我陪你再喝一杯
咱哥哥哥俩立马马马就走人
你看,那桃花花开刚刚好
不红不不不白
不偏不倚
偏偏落落落在
你你你头上
喝了这杯酒
我我我去采朵朵朵花
给你带带带回去
你可知晓
与君世世为兄弟
再结来生未了因
一世人,两两两两兄弟啊

 


◎锦帐春


那年我22,你21
我们
说情话
谈恋爱
过家家
互为太阳
走到哪里哪里亮
身高
体重
地位
财产
统统到一边去呆着
与恋爱无关
的话不说
的事不做
的人不见
的钱不花
的时间不浪费
在锦帐里
给你看看我的内心世界
唱起情歌
我要带你进入极乐世界

 


◎念奴娇


娇,昨天你从我怀里
离开
那时
路是阴暗的
路人是阴暗的
我们金屋楼下
半开未开的店门
是阴暗的
我把自己
反锁在金屋里
到了晚上
就关了灯
去到窗台上
抬头数星星
一边数星星
一边就数你的名字


2009年8月1日,夜

 


◎忆旧游


此时我坐在窗里
听着窗外孩子们嬉戏
其乐融融
的声音
常使英雄泪满襟
苏堤两侧,柳叶肯定绿了
亲爱,我们当年留影的地方
小树一定已
变成大树了
只是不知道我们之后
还有多少恋人
也站在当初那个位置
对着相机
面带笑容
紧紧抱在一起

 


◎九张机


以前不知道
九张机到底是哪九张
晚饭时,突然想到
喜怒哀乐爱恶欲
如果再加上
恐惊天上人的恐
以及,杞人忧天的忧
便刚好是九了
甚至,我因此还知道了
为什么人长大了
快乐总是不多
原来九张机里有关喜乐的
只有两张
还有一张机叫爱
已被大多数世人五五添作二
把爱做成欲

 


2009年8月2日,晚

 


◎兰陵王


我爬上山顶
双手合拢
成喇叭状
放在嘴边
随便喊:兰陵王
我听到山下有人
应了一声
把我气个半死
谁喊你来着
分明自作多情
你即不姓高名长恭
又不是兰陵王子孙后代
就别胡乱应嘴
一千四百多年前
兰陵王就死了
你不能因为他面貌俊美
你不能因为他军功显赫
你不能因为他生在帝王家
就胡乱应嘴
兰陵王是被一杯毒酒
给毒死的
你不是他
就不能学他

 


◎解语花


都说莲开并蒂
那年四月我在西湖边
看到
满湖莲花
粉白得直让人要去摸一把
好比唐明皇摸杨贵妃
越摸越兴奋
这千种风情
不管与何人去说
都觉着不好意思开口
那好吧
我只在深夜时候
对着亲爱
说情话
甜甜蜜蜜
但不让别人知道

 


2009年8月3日下午

 


◎太平年


小贝四岁了
每次听他唱儿歌
我就很开心
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几年下来
有模有样
有板有眼
我多么想
能天天听他唱儿歌
他不会唱的
我就教他唱
小贝在乡下过暑
每天玩水
为此,我刚学会
一支儿歌
等他回来
就教他唱
蛤蟆不吃水,太平年
蛤蟆不吃水,太平年

 


◎章台柳


当日晨光里你对镜贴花,我走马章台
折一枝柳
想说
傍晚时分依约赴会
与你交欢
这是我在突围成立那个晚上写的
今天读太平广记
读到唐时诗人韩翃与柳氏
纵使君来岂堪折
悲欢与离合
的情事
就翻出旧诗稿
把这首诗
又抄了一次

 


◎庆清朝


这话若被天地会的兄弟
听到
我会被视为
失贞失节
可能还会把我列入
血帖名单
这帮大老粗们
除了整日动刀弄枪反清复明
如果我不说明白
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但又何惧之有呢
大凡脑清目明有识之士
对于刀斧加身
绝不会
变了颜色
好比谭嗣同

 


◎彩云归


黄历上说,今天忌嫁娶,忌出行
那归来总可以吧
远离家乡的人
选择在今天归来
是合适的
如果条件允许
请一定带回更多人民币
或者美元欧元之类
花花绿绿彩云一样的
当然也可以
之所是它们
而不是黄金白银
其优点就在于携带方便
用起来
也很方便
但一定记得要
带雨具
披雨衣
穿雨鞋
天气预报说今天雷阵雨
这类纸币如果打湿了
会感冒,会发烧
严重的会变成传染性肺病一类
见不得人

 


2009年8月4日

 


◎饮马歌


六一那天
和老婆带着小贝
去动物园
这是第二次来
但不能算故地重游
小贝兴致很高
像小马驹
初入江湖
撒了欢地跑
我紧紧跟着
老婆在后面慢条斯理地笑
小贝跑累了,在马场
边上一个摄影牌前
停下脚步
那马应该是温驯的
适合游客
把自己假想成
十字军骑士
把装逼样子拍成照片
小贝也很想骑上去
驾驾驾地欢叫
但我没让
我告诉他
等他长大了
老爸就养一圈子马
红的,白的,黑的,花斑的
不管什么毛色都可以
让他像卫青大将军年轻时候
每天都有马可骑
到河边
一边驾驾驾地唱着歌
一边看马儿喝水

 


◎永遇乐


想想姜子牙河边钓鱼
都能碰到周文王
我就为他感到高兴
诸葛亮很会装
他让我佩服
还是鲍叔牙与钟子期
比较老实
碰上就碰上了
虽然也装了一把高山流水
但我还是比较欣赏
这种巧合
我也
一直在等
我并没有姜子牙那鱼杆
也没有诸葛亮那鸡毛掸子
我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我
曾经想了很多年
直到现在才想了个办法
我觉得跟点子大王有得一比
我想到自己
要拿上一把柴刀
每天起早
便上山砍柴
一边砍
一边就四下里找
有没人弹琴啊唱歌啊什么的
还很晚下山
可惜到目前为止
我还没遇上过

 


2009年8月5日,午

 


◎剪牡丹


曾经坐火车路过洛阳
我一站在洛阳火车站广场上
就想起
洛阳纸贵
这一件往事
可惜我不生在洛阳
把好端端一个
写一本洛阳牡丹书
再引发一场洛阳纸贵
的念头
胎死纸上
直到我坐车进入青海
看到千山鸟飞绝
万径不见一花一草
又起感叹
既然写不了牡丹书
那就剪一本牡丹吧
就当是玩了
我剪我剪我剪剪剪
把洛阳的纸
都弄来剪成洛阳牡丹
来不及剪我就直接
点火去烧
烧成一朵朵黑牡丹
我烧我烧
烧他个烽火连三月
好比楚霸王烧阿房宫
这孙子的
我就不信
洛阳城里
纸还不贵

 


◎醉翁操


其实我除了能写点小诗
音乐细胞也不错
那瑶琴啊古筝啊琵琶啊之类
也能拨弄几下
再不济,雷倒几个人
应该绰绰有余
还真别不信
很多年前
我在一乡村初中教书
某个周末晚上
与几个教友喝了点老白干
实在不好意思说
当年我酒量相当一般
很快就喝迷糊了
吐了一地
我骂了一声:操
那年我年轻
还没女朋友
回到宿舍,也不睡
抱着某学生送的二胡
咿咿呀呀吱吱嘎嘎
自以为这就是在操琴来着
二胡也算是一种琴嘛
可惜那年还没摸过古筝
否则就操古筝了
尽管跟欧阳修操古琴没得比
但我一样操得快乐
无比兴奋
到了高潮处
我就狠狠地拉
嗯,不对,应该是操
我也算是文化人嘛
文化人要说操
不说拉
到了高潮处
我就狠狠地操
把整幢教师宿舍
都给操醒了
现在想想
年轻真是好
光是精力充沛不说
即便是醉得迷糊了
还能很文化地
操醒另一群文化人
并雷倒他们

 


◎金盏子


很早就听说过金盏花
一直不知道
它居然是一种菊
花开金黄
前不久重看琼瑶奶奶的书
之后重看琼式电视
发现二十九年前
林青霞纯美
秦汉小生
实在很配
好象金牛座配处女座
光阴似剪刀
咔嚓掉过去
林妹妹早已嫁为他人妇
只相相夫教教子
秦汉也头生华发
小生不再
这些事一想起来
消魂是消魂了
但怎不教人心黯神伤
一丝不苟
堪比金盏瘦
很黄很暴力

 


2009年8月6日,下午三时

 

 


◎千年调


这调调,你很不待见
朕给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你不能抢
那又怎样
这调子就算已经唱了千年
也还会持续唱下去
比如黄河长江
既使什么时候它们
断流了
那也是极少见的
你不能因为马儿跑累了歇一会儿
就高高举起皮鞭
我不能因为你是诗人
就忽视丑与恶

 


◎夜半乐


一个人唱歌,唱游人间,是快乐的
一个人夜半唱歌,唱游人间,是快乐的
一个人唱歌,只因为想唱
不必有人一起听
不妨有人一起听
昨夜,我一个人唱歌
唱游人间
唱给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是我亲爱
人间至此
人生至此
还有什么
值得悲伤

 


◎小桃红


昨夜又路过那小桥
又看到卖花老人
白发苍苍
他孙女年约七八九
面瘦肌黄
穿一条碎花裙
直到走出老远
还能听到老人轻轻喊
小桃红,小桃花
我不知道
他是在叫他孙女
还是在叫那待价而沽的花
约莫
这其中的区别,也不算太大

 


◎祝英台近


直到有一天
不写诗,不化蝶
不阳关三叠十八里相送
我一定还能从
梁祝
这一首歌里
明白什么是悲欢离合
我这样想着想着
就不禁埋怨起
梁山伯与祝英台
你们同吃同住三年
三年啊,这时间是多么地长
怎么就不发生点事情
比如才子佳人零距离接触
以丰富我们这些诗人的业余生活呢
甚至,我们写悲欢离合时
就可以剥去悲与离
只留合欢两字
该多么好

 


2009年8月9日,午

诗人的诗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人的诗:

  • 下一篇诗人的诗:
  • 【字体: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阳光诗网旧版 | 管理登录 | 
    动易网络 →阳光诗网www.sunpoem.com ©版权所有2004-2011年 站长:sunpoem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
    本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如您的作品不愿意被本站转载使用,请立即联系gufang@vip.qq.com,本站将在收到消息后尽快删除。